12生肖时时彩方法|澳门生肖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 悟峰:玄中寺與凈土宗

     

     

      凈土法門,廣攝群機,利鈍全收,下手易而成就高,用力少而收效宏。其修行理念,為專念彌陀圣號六字宏名。持此宏名,以果地覺,修固地心,秉萬行之功德,具不可思議之妙用。其法門統攝律教禪宗,普被上中下根。似地均擎,如天普蓋。從宗門演進說,由實相念佛至觀像、觀想再到持名,代不乏人。

      實相念佛。《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大智度論》卷72說:“色,色相空;受想行識,識相空;乃至一切種智,一切種智空。”因此所有相都是虛妄的,空的。不僅“人無我”,而且“法無我”,就連無常、無我的觀念,也同樣不真實,也非實相。那么,實相是什么呢?就是與虛妄對立,指事物的本相,亦即指的是宇宙萬物總的本相,即宇宙的本體。作為本體概念,“實相”與“真相”、“法界”、“圓成實性”、“法身”、“如來”、“佛性”是同義詞。《大智度論》卷18中:“問:云何諸法實相?答曰:眾人各各說諸法實相,自以為是。此中實相,不可破壞,常住不異,無能作者。如後品中佛語須菩提:若菩薩觀一切法,非常非無常,非苦非樂,非我非無我,非有非無。亦不作是觀。是名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是名舍一切觀,滅一切語言,離諸心行,從本以來不生不滅如涅槃相。一切諸法亦如是。是名諸法實相。”可知“舍一切觀,滅一切語言,離諸心行”才可悟解到“實相”,那實相念相就需參透“空”意,才可修持念佛。”

      觀想念佛。觀想念佛是觀察想象西方彌陀凈土的莊嚴美妙的念佛方法。依據的是《觀無量壽經》所說的十六觀。包括了日想觀—正坐向西,觀日落處,把心集注于西方一處。水想觀—水性澄清,此觀可以制止散亂心。也可觀冰。地想觀—從現實大地而觀到安樂園地,最后把心靜住在一境(三昧境地)。寶樹觀—要觀想樹高八千由旬,花、葉都以七寶莊嚴,果實能發大光明等。可知樹木的生命及其發展,最后觀到彌陀凈土的百花境界。寶池觀—安樂園的水是八功德水,寶池由七寶組成,從寶池流出摩尼水,聲音微妙,像在奏樂,表示著苦、空、無常、無我等法。寶樓觀—五百億寶樓巍然林立,樓中有無量天人,在演奏著美妙音樂。顯示這個境界的人,能除無量劫罪。這是一種入定的觀法,也叫“定善的觀法”。

      觀像念佛。觀像念佛也是用觀察想象的方法念佛,不過觀念的是佛菩薩的形相功德。包括:花座觀—阿彌陀佛所坐的蓮花座,極其美麗莊嚴,變觀自在,無可形容。佛觀—觀想阿彌陀佛的“法身”。法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而遍滿一切處,所以心想佛時,此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同時,觀想中觀世音、大勢至在旁脅待。佛身觀—這是觀念阿彌陀佛的真身,即色身。佛身金色,無比高大,佛眼大如四大海水。其光明、相好、莊嚴和美麗無法形容,都是從大慈悲精神而流露的現象。觀世音觀—觀想觀世音菩薩,身色紫金,無比高大,頭頂有肉髻,身后有大圓光。大勢至觀—大勢至菩薩自然也是壯麗、莊嚴,無與倫比。普觀—觀想自己已經往生彌陀凈土,結趺跏坐在蓮花中的境界。雜想觀—這是把上述六觀總結起來的“總觀”。固為上,六觀所說的佛的身相等等都十分巨大,凡夫心力不及,可以把佛想象成丈六金身,其余也照此“微型化”,加以觀想。觀像念佛也是屬于“定善的觀法”,也即需要入定觀想的。

      以上三種念佛法門,實相念佛,如無對佛法的徹悟,行起來真正大不易。觀想和觀像念佛雖然有了具體想象的內容,但認真實行起來,也怕是很難辦到。首先,觀想時必須入定,精神集中。常人事煩心雜,或為財米油鹽生計;或為父母子女家人的瑣事;或為仕途經濟,或因政、戰糾紛……在家人很難集中思慮去念佛。其次,凈土中諸般形相,被描述得非常廣闊或非常細微,不易觀想憶持。再次,凈土諸相全無原型,遠在十萬億佛土之外的西方,死后才能去,去了的從未見回來,誰也未曾目睹,僅憑想象去虛構,未免失真。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縱然心誠,怕難見效。比如“寶樹觀”中有這樣的描寫:“一一樹葉,縱廣正等,二十五由旬。其葉千色,有百種畫,如天瓔珞。有眾妙花,作閻浮枟金色,如旋火輪,宛轉葉間,涌生諸果,如帝釋瓶。有大光明,化成幡幢、無量寶蓋。是寶蓋中,映現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佛事。十方佛國,亦於中現。”照此描述,一張樹葉方廣25由旬,一由旬是多少,有各種說法,取中間值一由旬40里算,25由旬是1000里,每張樹葉長寬各1000里這么大,豈是鈍根人所能想象?不僅如此,“葉有千色”,是哪千色?“有百種畫”,是“百”種啊。花怎么如旋火輪般生果?大光明如何化幡化蓋,所化之蓋又如何映現三千大千世界的一切佛事?觀此一葉,一樹,其廣闊與復雜已是無法想象,何況整個佛國?又比如,佛的形相。原始佛教時期,佛的形相已被描述為身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這已經很難描摹。《觀無量壽經》的阿彌陀佛形相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外,還有無量壽佛的身相,其高60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一由旬就算40公里,如恒河之沙那么多由旬是多少?“那由他”為大數,或說為億,60萬億個那由他乘以恒河沙由旬之數,又是多少?這是個天文數字。不但如此,佛眉間白毫,右旋宛轉,如五個須彌山。佛眼如四大海水,青白分明。佛有八萬四千相,一一相中,各有八萬四千隨形好,一一好中,各有八萬四千光明,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舍。這個形相,誰能想象出來?固此善導祖師曾語重心長的指出:“眾生障重,境細心粗,識飏神飛,艱難成就”。

      念佛法門中的實相念佛,在漢地有成就者未見記載。凈土宗初祖慧遠大師行的是觀想念佛,即,依《般舟三昧經》於六時中與大眾在法堂里坐禪入定,觀想佛的相好。這是中下根器者難以修習的。也就在這一時期北方玄中寺的曇鸞法師繼承、吸收印度大乘佛學的彌陀凈土信仰,結合中土民眾實際,建立起自己獨特的凈土學說:重視持名念佛,依靠他力求生凈土。

      曇鸞(476—542)雁門(今山西代縣)人,因家近五臺山,從小便聽聞文殊菩薩靈異,后“遍訪靈跡,備睹圣賢,固即出家”。據記載,曇鸞最早結蘆修行處,就在今五臺縣佛光寺。出家后他精妍佛典,注釋《大集經》時得氣疾,南下尋醫。下江南訪道士陶弘景,陶授給他《仙經》十卷。他受道家《仙經》北返,到北魏都城洛陽,遇到菩提流支,他請問流支:“佛法中頗有長生不死法,勝此土《仙卷》者乎”?流支答:“是何言歟?非相比也。此方何處有長生法?縱得長年,少時不死,終更輪回三有耳”。 遂授予曇鸞《觀無量壽經》說:“此大仙方。依之修行當得解脫生死”。曇鸞頂禮接受了《觀無量壽經》等佛家經典,燒掉仙經,從此他信仰了阿彌陀佛。他回到晉陽先住并州大寺,后移居石壁玄中寺,專弘彌陀凈土。曇鸞認為,在末法時期,斷惑證果,求“阿毗跋致”就是往生凈土。怎樣求得呢?龍樹菩薩的《十住毗婆沙論》中有:“佛法有無量門,如世間道,有難有易,陸路步行見苦,水路乘舟則易。菩薩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進,或有以信,方便易行”。并提出,這種依靠佛力的易行道,便是以恭敬的心情念十分諸佛,“稱其名號”。曇鸞把龍樹菩薩的說法,吸收入自己的凈土學說中,提出“二道二力”說,并根據時代和受眾更立新意。首先,龍樹菩薩認為,所謂難行易行,主要表現在自力和他力上,難行道與易行道,均能在此土求得阿毗跋致—不退轉地。而曇鸞大師認為,於此土的不退轉是難行道,惟有往生凈土,才是易行道。其次,龍樹菩薩所說易行道指的是以恭敬心稱念十方諸佛之名號,便可達不退轉地。而曇鸞祖師則主張,惟有稱念阿彌陀佛的名號,才是易行道。娑婆眾生,有阿彌陀佛本愿力,方能往生西方凈土,證得不退轉地。第三,曇鸞祖師詳陳於五濁之世求不退轉的五種困難,亦從反面顯示了易行道的殊勝。所以,曇鸞大師的二道二力說有別於龍樹菩薩之說。龍樹之論著重在自力與他力的標界,其他力的仰賴,非阿彌陀佛一佛,并未突顯往生凈土的必要性。而曇鸞大師所說的挨批跋致是指往生西方之益,而不是指現世此土得益。他所說的易行道,亦專指稱念阿彌陀佛,而非十方諸佛,弘揚的只是阿彌陀佛西方凈土。曇鸞大師倡導易行道,主要依據就是他力本愿。他在《往生論注》卷下闡述了依靠阿彌陀佛的本愿力就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理論,                                                                                “凡是生彼凈土及彼菩薩人天所起諸行,皆緣阿彌陀佛如來本愿力故。何以言之?若非佛力,四十八愿便是徒設”。在四十八愿中,曇鸞特別提出第十一、第十八、第二十二此三大愿來論證,認為依此增上緣便可往生凈土,得不退轉,得正定聚,乃至速成佛道。他曾告誡凈土修行者說:“聞他力可乘,當生信心,勿自局分也”。在對持名念佛的修行方法上,曇鸞把心念彌陀名號與贊嘆門的口稱彌陀名號聯系在一起,甚至把心念、口稱等同起來。他在《往生論注》卷上說:“憶念阿彌陀佛,若總相,若別相,隨所觀緣,心無他想,十念相續,名為十念;但稱名號,亦復如是”。曇鸞大師為日后以稱名念佛為特征,以廣大普通民眾為基本群眾的凈土宗奠定了理論基礎。

      曇鸞大師示寂后,南北高僧紛紛探討彌陀凈土的佛理,各出主張,諸說活躍,雖學理更加深入,卻呈某種亂象,曇鸞提出的重稱名念佛,仗佛力往生成佛的思想沉寂了。60余年后,還是在石壁玄中寺道綽法師繼承曇鸞“二道二力說”,提出了圣道門和凈土門的判教理論并篤誠修持,中興了彌陀凈土法門的傳承法脈。

      道綽(562—645),并州文水人,俗姓衛,14歲出家,對《大涅槃經》很有造詣,曾開講26遍。隋大業五年道綽48歲時到石壁玄中寺參學,見到關于曇鸞的碑文,碑文敘述了鸞公生前如何專修阿彌陀佛凈土,及臨去時又有怎樣的嘉瑞。道綽讀后深受感動,由此舍《涅槃》而修習凈土,居玄中寺30多年,一心專念阿彌陀佛,每日念佛以七萬遍為限,直至圓寂。道綽對凈土宗有“開宗明義”(湯用彤先生語)的功德。首先在行持上,他強調稱名念佛是正業,并開創以木槵子穿成珠串,用手掐珠念佛的方法。從他開始口誦阿彌陀佛。手掐念珠成為凈土宗以至整個中國佛教的形象標志。二、著《安樂集》,以經論為證,辯正了當時許多排斥彌陀凈土法門的觀點。《安樂集》義理方面有以下幾要點:其一,提出人們選擇信仰要“約時被機”。認為“若教赴時機,易修易證;若機教相乘,難修難入”。也就是說要認清所處時代和自己的根機。他指出,已進入末法時期,五濁之世,三學六度的教法,越來越難行難證,惟有懺悔修福,稱佛名號的凈土法門才是末世五濁,“機解浮淺暗鈍眾生”解脫的唯一法門。他遠承龍樹難行、易行二道說,近繼曇鸞自力、他力二力論,將一代佛教分為圣道與凈土二門,認為“其圣道一種,今時難證:一由去大圣遙遠,二由理深解微”。并舉《大集月藏經》等經文意,作為事證和理論,說明圣道門難行,難以通入。又多引經文比較圣道和凈土二門的用功輕重,苦樂善惡。判定凈土門才是可通入路。其二,稱名是正學。曇鸞提出二道、二力說,修行方法觀想與稱念并重。道綽強調稱名念佛,將稱名念佛功德推向極至,他在第三大門第三門中說:“《大經》云:若有眾生,縱令一生造惡,臨命終時,十念相續,稱我名號,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此處引文他加了“縱令一生為惡”六字,擴大受眾范圍。以《大經》為依據,提倡以念佛為宗,成為道綽弘揚凈土的核心思想。在第四大門的“諸經所名念佛”中,提出攝取不舍的“始益”與往生凈土后常見阿彌陀佛的“終益”,說明念佛修行有此兩益,諸行沒有,顯示念佛勝諸行。他提出稱名念佛是正學,其他念佛方法是兼學,并提出散心念佛等問題,為凈土宗深入下層民眾眾開了一條道路。其三,凡身能入報土。南北朝以來諸家宗師紛紛提出各自對彌陀凈土的佛身、佛土看法,大都否定凡身能生報土。道綽為匡正各種異見,引用經論明確說:凡身可以入報土。在第一大門第七門引用《大乘同性經》意:“凈土中成佛者悉是報身,穢土中成佛者悉是化身”。因為“凈土乃酬佛之固位愿行而現成者,故說皆是報土”。凡夫依靠彌陀本愿之力能夠往生彌陀報土,第八門中才呼應“彌陀凈土,位該上下,凡圣同往……由佛愿故,乃該通上下,致令凡夫之善,并得往生”。從而闡明有相之彌陀凈土位真實報土,凡夫可入,往生是真。鼓勵了一般民眾對彌陀凈土的信仰。

      善導(613—681)俗姓朱,臨淄人。幼年出家,常誦法華、維摩等經,后得到《觀無量壽經》修習十六觀。曾親到廬山叩尋慧遠遺跡。后周游各地,訪問高僧大德。聽說道綽在西河大弘凈土,于貞觀十五年赴并州石壁玄中寺訪問。當時正值隆冬,道綽見他志誠,授予他《觀經》奧義,于是他在玄中寺聽講《觀經》,修學方等懺法,專事念佛。五年后,道綽圓寂,善導赴長安弘傳凈土念佛法門成一代高僧。

      玄中寺曇鸞大師以《往生論注》肇始闡釋凈土法門之本義,出二道二力之論。道綽大師以《安樂集》依據末法時勢開示眾生解脫要路,立圣道、凈土二門的判教理論。善導大師以《觀經四帖疏》等立正行、雜行的行法,奠定了凈土教義獨立系統的基礎。三位祖師皆駐钖、弘法于玄中寺,玄中寺誠為凈土宗當之無愧的祖庭。

     
    作者:   來源:  

    12生肖时时彩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