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生肖时时彩方法|澳门生肖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 體恒:從大肚彌勒信仰在當代印度的流行看佛教中國化

     

     

      內容簡介:近些年來,漢傳佛教大肚彌勒佛在印度獲得普遍信仰,傳播甚廣,成為一種“新彌勒信仰”。這種信仰是佛教中國化的產物,是佛教信仰與中國民間信仰的結合,它不同于正統的佛教信仰,卻推動了漢傳佛教在世界的傳播,也促進了中國文化的對外交流。

      關鍵詞:大肚彌勒 中國化 印度 風水 民間信仰

      作 者:體恒(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后)

      “彌勒”意譯為慈氏,佛典中常稱其為阿逸多菩薩,是被授記的未來佛,又被尊稱為“彌勒佛”。“彌勒”是其姓,音譯于吐火羅語Metrak或Maitrak,梵文為Maitreya ,意譯為慈氏;其名為“阿逸多”,譯為“無能勝”。另外,也有人說“阿逸多”為姓,“彌勒”是名。經典中有很多彌勒事跡的記載。釋迦佛化世時的彌勒,生于南天竺一個婆羅門家庭,值遇釋迦世尊修得了慈心三昧,有慈悲的救苦精神,所以被稱為慈氏 。他先佛入滅,生于兜率天內院,經過四千歲,然后再下生人間。當他降世的時候,世界比現在美好許多。佛經關于彌勒化生的記載,引得歷史上無數民眾禮拜、信仰,并祈求能夠得生其所化生的國度。彌勒信仰也曾長時間流行于印度、中國等地。古代印度佛教,無論小乘、大乘,都有彌勒信仰的流傳。印度大乘佛教兩大法脈中的瑜伽學派,就是在彌勒菩薩的直接影響下產生。彌勒信仰的流傳,特別是大乘佛教興起之后,彌勒造像大量出現 ,中國古代赴印的求法僧有許多相關記載。今天世界各地的一些博物館中,還收藏不少出土于五印各地的各種古代彌勒造像。

      彌勒信仰幾乎隨著佛教的傳入同步進入中國,彌勒信仰的傳入首先從經典的翻譯開始。最早記述彌勒圣跡的經典是安世高的《大乘方等要慧經》,而道安“特崇彌勒” ,“開辟了信仰彌勒凈土” ,之后彌勒信仰遍及華夏。中國漢傳佛教保存了不少關于彌勒信仰的印度佛經,自西晉至唐,先后有十數本相關經典被譯傳中國 。彌勒信仰的興盛使瑜伽宗也在中國發揚光大。早在西秦(西元4-5世紀)時期,甘肅炳靈寺石窟已有彌勒造像的出現。漢傳佛教的彌勒像造型共有三種:根據《彌勒上生經》塑造的彌勒為菩薩形象;根據《彌勒下生經》塑造的下生形象為彌勒佛像;自五代之后,隨著浙江奉化雪竇寺契此和尚應現為彌勒的傳說的流行 ,及禪宗興起、禪寺一統天下之后,對彌勒化生說的推崇,中國漢傳佛教寺院供奉的彌勒形象轉變成了以光頭大肚、歡喜大笑、袒胸露腹為主的一個中國僧人形象,這是中國彌勒的第三種形象。

      彌勒信仰在中國的發展,一直以來都有兩條線索:一條是以寺院僧眾和受到過良好佛法熏陶的居士為主的正統佛教派,另一條是那些民間的信仰者。前者對彌勒的理解完全忠實于佛經的記載,而后者則是混合佛教彌勒信仰及民間信仰因素為一體。相對而言,民間彌勒信仰的受眾更多,傳播更廣,內容也更豐富。大肚彌勒的信仰,本身就是起源于民間,所以其在民間的形象與意義也就比寺院的更加豐富。中國民間信仰里的大肚彌勒佛,因其祥和開懷的面容,慈悲包容的胸懷,豁達知足的心態,而為民眾視為吉祥的象征,廣受歡迎,于是形成了濃厚的供奉之風。所謂“和氣生財”,久而久之,彌勒逐漸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財神”,甚至造像也出現了手持錢寶、高舉元寶,或盤坐在黃金寶座上的形象,他的布袋里也被認為充滿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禪宗寺院里迎面而來的彌勒形象,也被人們請回到了家宅居所,并認為有改善風水、聚氣納財的作用。于是,彌勒信仰又與中國傳統的風水文化結合在了一起。

      眾所周知,佛教雖然起源于印度,可是一千多年前,由于多種原因,佛教就已在印度衰落,甚至一度完全消失 。但是,一個令人想不到的現象是,在佛教作為弱勢信仰的今日印度,中國民間的大肚彌勒信仰居然跋山涉水傳播到了印度,成為跨民族、跨國度、跨語言、跨宗教、跨階層的一個印度當代“新彌勒信仰” ,而且廣泛傳播,非常興盛。在筆者曾做過的一個社會調查中,高達87%以上的受訪者都知道彌勒的名字 。甚至,這種新信仰已經出現了印度本土化的新趨勢。“新彌勒信仰”的信仰主體與傳統中印兩國的彌勒信仰皆有區別,供奉的不是古代的彌勒佛、彌勒菩薩,信仰內涵又與正統的漢傳佛教的大肚彌勒觀念完全不一樣。

      漢傳佛教的大肚彌勒信仰,能夠傳播到印度,與中國傳統的風水文化有著密切的關系。“以風水為代表的數術傳統,在與各種形態的宗教信仰的交融中,表現出了它獨特的‘超力’特征。 ”筆者以為,近代中國在思想領域對印度有兩大影響,一個是毛澤東思想 ,而另外一個就是中國傳統的風水思想 。前者雖然也在印度社會有一定影響力,但傳播不普遍,還受到印度政府和大部分民眾的戒備。而后者則完全相反,它廣受印度民眾的歡迎,民眾自發接受,以民間傳播為主,沒有任何國家意志和政府行為,也沒有組織與團體的推廣。

      在印度的書店里,有很多不同版本、不同語言的風水書籍,很受歡迎。有人認為風水與印度傳統的Vastu 相近,也與印度的古代的因果觀念有相似之處,都是對自我思想與行為的一種約束,為了給人們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 。也有人認為,風水“一部分是技能,一部分是藝術形式,一部分是如何生活的一種直覺方法。” 他們知道,風水已經在中國流傳數千年,在中國文化、歷史與哲學中扎根深厚,在流傳過程中也受到了佛教、儒教、道士及不同哲學家的影響。非但過去非常受歡迎,就是今天,它依然在世界各地“持續適應不同文化的現代生活方式” 。他們對待風水的態度是“沒有人能夠說風水都正確或都不正確,你根據自己的內心來實踐它就好。如果覺得正確就接受它,相反就算了。但是別忘了――獲得快樂。”所以,他們是帶著一種讓生活更加開心的態度來實踐風水的。他們知道,風水就是要求人們掌握那些時刻圍繞在身邊的宇宙能量――“氣”的知識。若是圍繞人們的氣是差的或負面的――它就是名為“煞”的“害氣”,人們將因此遭受厄難,出現僵硬的人際關系,糟糕的健康,缺乏生活的積極性,及常常陷入昏睡或遲鈍的反應當中。相反,如果人們提升了氣的流動,就會得到健康,改善人際關系,獲得好運,增加財運潛能與幸福指數。一旦人們知道這種氣如何運行,就會合理安排他們的家與家具,甚至安排好自己的各種活動,為生活帶來最佳的狀態。而一旦知道了如何操作氣的運行,當氣處于停滯或不健康的時候,人們就能采取某些措施改變環境,增進健康。因此,“簡單說,風水就是為我們盡可能帶來利益的一種環境安排方法。”

      印度有一本關于大肚彌勒的普及性著作,里面專門有一章內容敘述彌勒與風水的關系。作者認為,根據風水理論,如果風水物品安置得當,它將會給我們帶來和睦與幸運。彌勒佛就是最受歡迎的風水象征之一,“是風水中快樂、富足和幸運的最高象征” 。他認為彌勒佛可以帶走人們所有的問題、煩惱與壓力,可以幫助人們克服悲傷和障礙,并提供一個充滿了幸福的平穩生活。最關鍵的是,許多人相信“笑佛可以吸走負能量的氣,散發出正能量” 。供奉大肚彌勒佛必須根據風水的規則,不同的情況下供奉不同形態的佛像。他舉例如下:以一種放松的神態、慈祥有愛地閉著雙眼,端坐著的笑佛雕像,對構建人際關系及培養快樂家庭非常吉利。手持金罐或裝滿金塊的口袋的笑佛,供奉于辦公室或營業場所,能帶來良好的財務。坐在一個口銜金幣的蟾蜍的笑佛,能帶來充裕的金錢。那些帶著一個缽的笑佛雕像可以帶來全面的吉祥與好運。坐在一個帶著大麻袋上的笑佛,可以護佑旅途平安。坐在一個堅固的大金塊基座上的笑佛,可以創造一個快樂的家庭環境。穿著細紗衣服、一只手拿著象征理解的扇子,另一只手在象征著收集建議的麻袋上的笑佛雕像,可以帶來靈智。戴著一個大帽子端坐、猶如無憂無慮享受生活的笑佛,可以帶來長命百歲。 實際上,在印度人的眼里,大肚彌勒就是一尊泊來的財神。

      對于供奉彌勒佛的方式,也有一定的講究,印度一家關于彌勒的網站認為:“笑佛的理想供奉處所應當距地三十英寸左右,正對大門,也可放在房間邊側的桌子或屋角的桌子上,斜對著前門或房間的門。據信直接放在地上是不恭敬的。” 印度人日常供奉大肚彌勒的形式,大多數人真的是遵循“風水”學的教導。筆者在印度考察時,發現大多數人供奉的大肚彌勒佛像都是被單獨置于桌面或窗子里,面朝門外。風水專家還認為,學生們可以供奉于書桌,從而使學習的效果更好。供奉彌勒佛于營業處所的辦公室或前臺,可以增加經濟收益。但是,不應在臥室、衛生間與餐廳里供奉彌勒佛像。

      彌勒信仰,起源于印度,流傳于中國。經過在中國兩千余年的發展,再次返回印度。彌勒信仰的回流,是中印文化交流史上不可忽視的一個重要現象,具有社會學、人類學、宗教學、藝術學等多方面的研究價值 。可以說,沒有印度古代的彌勒信仰,就沒有中國的彌勒信仰;沒有彌勒信仰在中國的民間化,也就沒有大肚彌勒信仰在印度的返傳。

      在中國,官方文化與民間文化的兩個道統(Orthodoxy)一直長期存在,而實際上“民間宗教與正統宗教之間沒有隔著不可逾越的壕溝” 。“高層文化與民間文化并不只是一種先天存在的文化整體的兩種‘平行’版本”,“在‘高層文化’和‘民間文化’之間存在著經常性的、遷移的相互作用”  。從佛教的菩薩到民間的財神,風水化的彌勒信仰非但沒有“銷解”掉正宗的佛教彌勒信仰,反而漂洋過海傳播到了印度,促成了漢傳佛教對印度的“返流”、“反哺”,達到了許多人夢以寐求而無法達到的效果。民間化的佛教固然與傳統佛教有一定的差異,甚至異化了一部分正統的佛教,但是,它非但無損于佛教的發展,反而是正統佛教的一個有益的補充。在那些正統佛教觸角所不能達到的偏遠地區,或特殊社會階層,民間化的佛教就是他們了解佛教的契機,也是化導社會、敦化民心的一股不可缺少的力量。

      民間信仰,由于其有著深厚的社會生存根基,有著強大的民眾心理需求,所以也就有著頑強的生命活力。盡管歷史以來的多數中國統治者們一直對民間信仰持貶斥乃至打壓的態度,實際上均未能將它們徹底降服或消滅;相反,它們猶如路邊的野草,哪怕遭受無數踐踏,只要得到陽光雨露,立刻恢復生機。中國傳統宗教與民間佛教信仰以近代以來遭受的打壓最為嚴重。最近幾十年來,大陸的民間信仰幾乎完全被人為中斷,看起來是移風易俗的新氣象,從更長遠的將來來看,是一種巨大的民族文化損失。當前的一些社會問題,或多或少都與民間信仰的缺失、傳統倫理的消失有一定關系。彼德•貝格爾認為,人必須為自己創造一個世界,為自己的生活提供意義與秩序,以完成人自己的存在 。風水等中國傳統的民間信仰,起源于佛教尚未傳入中國的精神洪荒時期,已經成為中國民間傳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佛教曾借它們之力在中國站穩腳跟,它們也曾吸收佛教的思想與儀式而提升或完善自己的理論。經過數千年的相互交融,民間佛教與傳統信仰之間已難分彼此。所以,對于民間佛教信仰,正信的佛教徒固然不能隨波逐流,但是也不宜激烈排斥。

      佛教的中國化,不僅指佛教傳入中國之后,為了適應這一方眾生而在儀式、組織、思想與教義等方面所進行的調整、闡釋與發揮,同時也應當包括佛教落地生根之后,由正統佛教所衍生出民間佛教信仰的這個過程。民間佛教信仰,固然與正統佛教信仰有別,卻具有旺盛的生命活力,具有超越民族、國家及語言進行傳播的能力,它非但不會傷害佛教的存在,反而為成為佛教傳播的先鋒或間接外護力量。在這方面,大肚彌勒信仰于當代印度的傳播與流行就是一個最生動的例子。如果不是風水的作用,那些印度教徒、錫克教徒、耆那教徒、乃至基督徒、穆斯林人,是很難接受佛教信仰的,而他們一旦因為風水而接受,即便后來知道了彌勒佛像的本來面目,也不輕易放棄。從這個角度來說,佛教的中國化,不僅只是為中國增添了一種宗教,同時也為中國孕育了許多可供對外傳播的思想、文化與習俗,這些都是中國無比珍貴的文化財富,也是不可多得的“軟實力”,合理開發、利用佛教中國化之后產生的這些民間佛教信仰資源,不僅是漢傳佛教走向世界的重要助手,而且也能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提供靈感與啟發。

      2016年9月29日

     
    作者:   來源:  

    12生肖时时彩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