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生肖时时彩方法|澳门生肖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 楊曾文:中國佛教祖庭及其在當代的使命

     

      (中國社會科學院)

     

      【內容提要】對中國佛教祖庭的定義、歷史意義和當代使命提出自己的見解。

      【關鍵詞】中國佛教、祖庭、佛教中國化

      歷史證明,包括宗教形態在內的任何外來文化要在中國扎根成長,必須走中國化的道路,否則就難以為中國人民接受,難以存在和發展。比較而言,佛教是古來外來文化形態中實現中國化最成功的一種宗教。公元前后佛教從古印度傳入中國以后,經過漢魏的初傳、東晉十六國時期的普及、南北朝時期對佛教經典和義理的詮釋和深入研究,至隋唐時期陸續形成帶有鮮明民族特色的宗派,將經過六七百年中國化的歷程劃上基本完成的符號,從此進入作為民族宗教之一的佛教持續發展和進一步完善中國化的歷程。

      佛教中國化主要是圍繞佛菩薩崇奉對象、以佛律論為基礎的教義體系和僧眾組織制度而進行的。隨著體現民族化的佛教宗派的形成和發展,在佛菩薩崇奉對象體系中又增加了祖師尊崇的內容,而作為祖師駐錫、傳法以及安置祖師墓塔的寺院便成為祖庭。

      這里僅就中國佛教祖庭及其在當代的使命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敬請諸位請教。

      一、祖庭——佛教中國化深入的產物

      佛教發源于古印度,然而在現存翻譯成漢文的佛典中雖有祖師卻沒有祖庭這個概念。為什么呢?因為祖庭是佛教傳入中國后實現中國化過程中的產物,是中國佛教宗派中的開宗立教或有過重大建樹的人物——祖師曾經駐錫和傳法的寺院,也包括安奉祖師墓塔的寺院。

      眾所周知,在隋唐時期先后形成八大宗派:天臺宗、三論宗、法相宗、華嚴宗、凈土宗、律宗、禪宗、密宗。雖然八大宗派皆有自己的祖庭,然而因為在中國佛教中從未形成強烈的宗派意識,而在宋代以后諸宗融合日益普及和深化,再加上各地重要寺院屬于國家,選拔任命住持并非將所屬宗派作為決定因素,所以既沒有形成具有嚴格體制的宗派組織,也自然沒有由宗派管轄和傳承寺院的制度。并且由于經歷戰爭、社會動亂和歷史變遷等原因,曾經在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不少寺院遭到嚴重破壞。因此而造成兩種情況:一是一些祖庭早已荒廢乃至蕩然無存,二是形成為幾宗共奉的祖庭,反映了中國佛教具有的統合和融合的特色。

      佛教祖庭既然是佛教中國化過程中的產物,那么每個祖庭自然蘊含著不同時期出現的杰出代表人物、佛教創新著作和思想、對當時和后世有深遠影響的群體和法系等信息,有的祖庭甚至標志中國佛教傳播和發展史上的新起點、新階段。因此,對佛教祖庭的考察和研究是中國佛教史研究的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二、隋唐以后各地著名的祖庭

      在上述八大宗派中,智顗創立的天臺宗最早。智顗逝世后,弟子得到隋朝晉王楊廣(后即位為煬帝)的大力支持,在天臺山建成國清寺。國清寺是中國佛教史上第一個祖庭,在南宋后期雖曾被列為朝廷管轄“五山十剎”中的“禪門十剎”之一,然而歷經明清二代,它的天臺宗祖庭地位從未動搖。此外,湖北當陽縣玉泉寺是智顗所建,他在此講過《摩訶止觀》,故也是天臺宗的祖庭。河南省光山縣凈居寺是智顗從師慧思受法之地,自然也是天臺宗的祖庭。

      在三論宗正式成立之前,因為南京棲霞寺是南朝三論學的中心,三論宗創始人吉藏是從此寺的法朗受法出世的,故棲霞寺和吉藏駐錫傳法過的紹興嘉祥寺是三論宗的祖庭。至于吉藏住過的揚州慧日寺、長安日嚴寺、延興寺等早已不存。

      法相宗因玄奘的崇高聲望曾經興盛一時。他譯經所在的長安弘福寺、大慈恩寺也曾十分風光。現大慈恩寺與建有玄奘及其弟子窺基、新羅弟子圓測的舍利塔的興教寺是法相宗的重要祖庭。

      華嚴宗創始人法藏曾在洛陽佛授記寺、長安大薦福寺傳法,二寺自然是華嚴宗祖庭。此外,四祖澄觀由于注釋唐譯《華嚴經》對華嚴宗教義發展貢獻巨大,他長期居住傳法的五臺山華嚴寺也是祖庭。

      在律宗中因為只有道宣成立的南山律宗成為后世正統,故道宣生前所在的終南山凈業寺是律宗祖庭。長安豐德寺、西明寺也是,然而西明寺早已廢毀。

      在凈土宗中,因稍具宗派特色的上承魏齊之際曇鸞的唐代道綽、善導法系早已失去傳承,最早呈現“寓宗”的特征,長期是作為西方凈土念佛信仰寓于諸宗之內的。近代印光法師及其弟子確立蓮宗十三祖說,在這些各祖師之間是屬于象征性的隔代相承的。曇鸞、道綽住過的山西交城縣玄中寺是凈土宗的祖庭。善導曾在長安光明寺傳法多年,然而此寺早已不存,現以其弟子懷惲所建奉有善導供養塔的香積寺為祖庭。廬山東林寺因東晉慧遠在此居住傳法,建白蓮社倡導念佛,被后世奉為凈土宗初祖,故也被奉為凈土宗祖庭。其實,廬山東林寺在宋代已成為禪宗重要寺院,臨濟宗黃龍派常總禪師曾在此弘法,接待過蘇軾,也是禪宗的祖庭。

      至于密宗,一般以開元三大士善無畏、金剛智和不空駐錫和譯經的長安大興善寺、薦福寺是祖庭。不空弟子惠果駐錫傳法于青龍寺,日本空海入唐從他受法,歸國創立日本真言宗。青龍寺自然也是密宗祖庭。

      在諸宗中,唯有禪宗祖庭最多,是禪宗盛行的反映。禪宗燈史、語錄中經常提到的“佛祖”實際是指佛與祖師,除所奉西土二十八祖外,重要的有東土六祖,還有歷代不同法系的祖師。因此,祖庭也有禪宗共奉的祖庭和不同派系、法系的祖庭。關于西土二十八祖的祖庭問題這里姑且不論,東土六祖早在唐代已有明確的祖庭:嵩山少林寺、安徽二祖寺和三祖寺、湖北黃梅四祖寺和五祖寺、廣東韶關曲江南華寺、新興縣國恩寺。六祖慧能正式剃度的廣州光孝寺也被列為祖庭之一。唐末五代禪門五宗的祖庭更是不勝枚數,這里不擬列舉。在禪宗的祖庭中,曾經地位顯赫或出過相當國師的祖庭就有一大批,如開封相國寺、舟山普陀山寺、河南省淅川縣香嚴寺、浙江省杭州靈隱寺、凈慈寺、徑山寺、寧波天童寺和阿育王寺、四川成都昭覺寺等。

      三、中國佛教祖庭在當代的神圣使命

      中國佛教祖庭是在佛教中國化過程中形成的,承載佛教傳播發展不同階段的歷史,具有佛教思想創新發展的里程碑意義。因為中國佛教宗派在古代通過中外文化交流也傳入亞洲各國,特別是朝鮮半島諸國和日本、越南,所以對這些國家的佛教來說,中國佛教不少祖庭也具有國際性,即也是它們國家佛教的祖庭。

      古代佛教祖庭寺院既有一般寺院共有的功能,也有自己獨特的功能。筆者想到如下四點:

      (一)祖師駐錫和傳法之地,一些佛教宗派或法系傳法依據的重要著作、傳法語錄是在這里形成和最早傳播于四方叢林的。

      (二)是佛教宗派最高或是具有權威地位的佛法中心,培養出眾多卓越弟子到各地弘法,在傳播創新的義理或禪法中發揮骨干作用,一些宗派或法系正是借用這些祖庭所在的地名或祖庭的名字命名的。

      (三)在古代,儒學在社會思想文化中占據正統地位。朝廷或朝野儒者士大夫通過與高僧的交往促進了儒佛文化交流和會通。因此,祖庭是作為主流文化的儒家文化與佛教文化交流的重要平臺。眾所周知,正是儒釋道三家的交流、會通和互補,是促成中華民族文化的充實和發展的重要原因。

      (四)祖庭中外佛教文化交流的平臺和中心。古代朝鮮半島諸國、日本乃至越南諸國曾派使者、留學僧和求法僧到中國求法,將中國佛教宗派傳到自己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從京城到各地的著名祖庭擔當了外國僧俗人員接待、傳授佛法、提供或贈送經典等諸多事務,對促進彼此交流發揮了重要作用。正是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佛教很多祖庭也成了它們國家佛教的祖庭。

      當然,一般寺院所具有的僧團住地、傳法基地和地方文化中心等職能,祖庭也都同樣具備。

      歷史發展到今天,中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全面推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舉國上下正在為早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斗。

      在這樣的形勢下,中國佛教已經走出了一條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康莊大道,實踐與時俱進和關心民眾、利益人群、為社會造福的人間佛教,從而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充滿生氣活力的新面貌。面對這樣的局面,中國佛教祖庭應當如何發揮自己具有的獨特優勢,為中國佛教進一步適應時代和民眾需求而創新發展,為實現人間佛教的“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的宗旨,為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做出無愧于時代的貢獻呢?

      參照上述以往中國佛教祖庭具備的功能,筆者認為佛教祖庭在當代至少可以承擔如下的光榮使命。

      (一)在加強佛教自身建設方面發揮表率作用。祖庭的住持帶領僧團、教團的四眾弟子將包括信仰、道風、人才、教制、組織五個方面的自身建設做出成績,并且積極參與發展佛教的文化和教育事業,讓祖庭成為僧團和睦,學修并重,持律嚴格,社會口碑良好的叢林、受到廣大信眾信任的道場、民眾普遍歡迎的地方群眾文化中心。

      (二)重視和加強祖庭遺跡、文物的保護和研究,明確自己祖庭在中國佛教實現民族化過程中的地位和貢獻。對在本寺駐錫和弘法的祖師與相關重要人物的歷史資料進行收集和研究,能比較深入地了解和準確地介紹他們的學說。特別是作為八大宗派發源地的祖庭,雖然未必以傳承某一宗派來限定本寺傳法內容,然而應對這一宗派或法系有較全面系統的了解,如有條件可以成立依托本寺的研究機構,出版資料集或研究文集。今后中國佛教院校可以考慮提倡國內留學的做法,讓高年級或研究生能有時間和機會到地方相關祖庭進行考察和學習。這些祖庭有義務予以接待和予以幫助。

      (三)佛教祖庭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各地佛教祖庭蘊含深厚的佛教文化積淀和歷史人文資源。對曾在各地祖庭傳法的歷史人物、他們的著作和相關歷史事跡的研究,是中國佛教歷史文化研究的重要課題。各地佛教祖庭除組織本寺力量開展研究外,可以增進與學術界的合作,組織共同研究,舉辦學術研討會等。在這方面,自進入改革開放以來有很多成功的經驗可以汲取。通過這樣的活動,可以讓祖庭發揮與學術界、文化界和社會其他各界友好交流的寬闊平臺的作用。

      (四)中國佛教自古就有與外國佛教界進行友好交流的傳統。中國很多佛教祖庭也是韓國、日本佛教的祖庭,每年都有前來參拜的團體和個人。浙江天臺山國清寺、西安慈恩寺、大興善寺、河南嵩山少林寺、廣東韶關南華寺、山西交城玄中寺、河北正定臨濟寺、江西修水縣洞山寺、宜黃縣曹山寺、永修縣云居山真如寺、浙江杭州徑山寺、舟山普陀山寺、寧波天童寺等寺院,對韓國或日本佛教徒來說是具有神圣意義的祖庭。以這些祖庭為中外佛教文化交流的平臺,對加強中國與韓國、日本人民之間的了解和友誼有重要的意義。

      1993年以趙樸初居士為團長的中國佛教協會代表團參加日本佛教界紀念中國佛教協會成立40周年的慶祝活動,在致詞中提出中韓日三國佛教界自古以來在友好交流中已形成一條“黃金紐帶”,得到與會代表普遍贊同。經過協商籌備,迄今已舉辦過多次三國佛教友好交流會議。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的祖庭寺院發揮了重要作用。

      四、對加強祖庭建設和發揮祖庭功能的兩點想法

      進入新時期以后的30多年來,筆者對中國佛教界的情況有了較多了解。應當說,當前中國佛教已進入前所未有的最好時期,面臨很多良好的機遇和新的發展空間。在今后佛教界加強自身建設中,如果將各地祖庭和重點寺院作為突破口而大力抓好,做出成績,相信可以帶動其他寺院,從而將中國佛教推向新的發展起點。

      這里筆者提出如下兩點想法,僅供參考。

      (一)現存中國佛教祖庭情況不一,有的原來保存較好,通過維修或擴建,已恢復乃至超過以往的原貌。然而也有很多遭遇過毀壞的祖庭,復建情況不同,希望這些寺院能創造條件加以改進,讓更多祖庭舊貌改觀,煥發時代精神。至于那些在歷史上早已破壞和廢棄的祖庭,當然難以一一復建,然而能否考慮在特別重要的祖庭遺址建立紀念亭、紀念碑呢?例如蘇州虎丘在宋代原有云巖禪寺,圓悟克勤弟子紹隆曾在此傳法,開啟臨濟宗楊岐派的虎丘法系,一直傳到現在。如果在虎丘建立一個紀念亭,里面立一塊碑,將現存南宋左朝奉司農少卿徐林所撰《宋臨濟正傳虎丘隆和尚塔銘》刻上,再在旁邊立牌加以說明,相信既增加一個新的旅游看點,也可借以普及歷史文化知識。

      (二)在祖庭寺院擔當住持的法師,不僅在主持祖庭寺院建設、日常運轉和參加社會公益活動等方面負有重大責任,也應深入了解自己所在祖庭的歷史、祖師的著作和思想,肩負對寺院成員進行教育,對社會民眾進行宣傳的義務。在筆者以往不多的經歷中,看到有的祖庭寺院的住持對自己寺院的祖庭地位所知不多或不深,對自己應宣傳祖庭和祖師的責任相當淡漠。筆者希望通過這次學術研討會,讓更多的祖庭寺院的法師了解自己的神圣使命。應當明確,對自己寺院祖師的研究、宣傳的本身,是屬于積極參與當代文化建設的表現,應予充分肯定。

      相信這次研討會在當代中國佛教適應時代發展,進一步完善中國化的進程中一定能發揮積極的推動作用。

      (2016年10月4日于北京華威西里自宅)

     
    作者:   來源:  

    12生肖时时彩方法